新闻中心

  • 1
  • 2
  • 3
  • 4
  • 5
  • 6
  • 7
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新闻中心

高科院科研团队研究成果揭示全球旱区城市扩展过程对自然生境的影响

发布时间:2022-07-31  作者:高科院办公室  点击:[]
0

高科院“青藏高原东北部国家公园生态安全与可持续发展研究”团队带头人、北京师范大学地理学部教授何春阳及其团队发现全球旱区城市扩展过程对自然生境的间接影响远大于直接影响。2022725日,《自然-可持续》(Nature Sustainability)杂志在线发表了这一研究成果。

该研究背景是涵盖全球40%土地和30%以上人口的旱区生态环境脆弱,人地关系紧张,对气候变化敏感,是全球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区域之一。过去几十年,全球旱区经历了快速的城市扩展过程。有效评估旱区城市扩展过程对自然生境的影响具有重要科学意义。然而,已有研究主要从直接影响角度评估全球旱区城市扩展过程对自然生境的影响,没有同时考虑城市扩展过程的直接和间接影响。针对这一问题,北京师范大学地理科学学部何春阳教授及其团队与青海省人民政府--北京师范大学高原科学与可持续发展研究院、延边大学地理与海洋科学学院和美国得克萨斯农工大学地球科学学院等单位合作,利用生境质量指数模型,在全区、生物群区和生态区等多个尺度上系统评估城市扩展过程对自然生境的影响。

该研究表明全球旱区1992 - 2016年经历了快速的城市扩展过程。城市面积从1992年的9.46km2增加到2016年的23.04km2,增长了13.58km2,年均增长率为3.78%,是全球同期城市面积年均增长率的1.09倍。城市面积占比从1992年的0.16%增加到2016年的0.38%,增加了0.22%。其中,干燥型亚湿润区的城市扩展速度最快。该区域城市面积占比增加了0.35%,是全球旱区城市面积占比增加值的1.6倍。各生物群区中,红树林群区城市扩展速度最快。该群区城市面积占比增加了1.8%,约为旱区平均城市扩展速度的8倍。红树林群区中,印度河三角洲-阿拉伯海红树林生态区城市扩展速度最快(图1)。

研究发现全球旱区城市扩展过程导致自然生境质量下降。全球旱区1992-2016年城市扩展过程导致平均生境质量从0.3981下降到0.3951,下降了0.76%。干燥型亚湿润区城市扩展过程对自然生境的影响最严重。该区域城市扩展过程导致生境质量损失0.93%,是全球旱区生境质量平均损失的1.22倍。各生物群区中,红树林群区城市扩展过程对自然生境的影响最严重。红树林群区城市扩展过程导致自然生境损失5.5%,是全球旱区生境质量平均损失的6.6倍。研究还识别了8个城市扩展过程影响自然生境的热点地区。在这些热点地区,城市扩展过程导致生境质量平均损失6.8%,是全球旱区生境质量平均损失的9倍(图2)。

该研究揭示全球旱区城市扩展过程对自然生境的间接影响远大于直接影响。全球旱区城市扩展过程导致生境质量间接损失0.71%,直接损失0.05%,间接影响是直接影响的近14倍。在不同类型旱区,城市扩展过程导致生境质量间接损失0.24% - 0.81%,直接损失0.02% - 0.07%,间接影响是直接影响的10 - 17倍。在各生物群区中,城市扩展过程对自然生境的间接影响也都大于直接影响。其中,热带亚热带针叶林群区直接影响和间接影响的差距最大,间接影响是直接影响的42倍。在各热点地区,城市扩展过程平均导致生境质量间接损失6.26%,直接损失0.55%,间接影响是直接影响的12倍(图3)。

该研究认为城市扩展过程引起的生境质量损失会降低自然生境为生物提供生存空间的能力,进而对濒危物种产生影响。尽管全球旱区城市扩展过程导致的生境质量损失较小(0.78%),但是它影响了全球近60%的濒危物种。由于间接影响远大于直接影响,该研究重点关注城市扩展过程对濒危物种的间接影响。研究发现,全球旱区城市扩展过程间接影响了1463种濒危物种,占全球濒危物种总数的53%。在不同类型旱区中,极端干旱区城市扩展过程对濒危物种的间接影响最大(58%)。在热点地区中,城市扩展过程间接影响了68%的濒危物种。其中,城市扩展过程对地中海北岸热点地区的濒危物种间接影响最严重,达82%。从物种类型看,热点地区城市扩展过程对濒危哺乳动物的间接影响最严重。热点地区城市扩展间接影响了117种濒危哺乳动物,占濒危哺乳动物总数的90%(图4)。

因此,研究建议关注城市扩展过程对自然生境和生物多样性的间接影响,通过合理的城市发展规划,提高城市土地利用效率,发展高密度城市,减少城市蔓延。同时还可以结合建立绿色隔离带等方式,减缓城市扩展过程的不利影响。

何春阳教授作为论文通讯作者。论文合作者还包括北京师范大学/青海师范大学史培军教授、北京师范大学黄庆旭副教授、延边大学张达博士以及美国得克萨斯农工大学Burak Güneralp教授等。该项研究过程中,我校相关学科教师、科研人员均有参与,对今后深化干旱区研究,带动提升科研队伍具有积极意义。




TOP